货币战争已然正式拉开帷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7 15:26: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个周末,一条财经新闻悄悄地出现,又悄悄地消失,似乎没引起太多关注,但却意义深远。它意味着,在中国的带领下,一波新的挑战美元老大地位的努力开始了。

我们先看一下新华社的报道:

4月16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第33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部长级会议”的时候,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声明指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内在缺陷,同时面临全球化、金融创新和资本流动波动带来的新挑战,而特别提款权(SDR)有潜力解决国际货币体系现有的缺陷和矛盾。

周小川建议,应从现在起,循序渐进地扩大特别提款权的使用,包括以特别提款权作为报告货币、发展特别提款权计价的资产市场等。

“特别提款权”英文简称为“SDR”,又被称为“纸黄金”。它的诞生,跟美元的衰微有直接关系。

二战之后,胜利者们围绕美国、美元为中心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具体来说就是美元跟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跟美元保持相对固定的比值关系,各国可以按照“每盎司等于35美元”的比例关系,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这个看似完美的制度终究被年深日久的通胀所摧毁。二战之后,冷战开启,美国在朝鲜、越南多次卷入战争。为了维持巨大军费开支,只能超发货币。美国的小伙伴们也不傻,他们拿到泛滥的美元之后,纷纷要求美国人给兑换成黄金。如果继续维持原来的约定,美国只能破产。所以,美国人毁约了。

这样,“布雷顿森林体系”就开始摇摇欲坠。1968年的时候,西方主要国家认识到“用一个国家的货币为支柱,建立起来的国际货币体系”是根本无法长久维持的。因为这个国家会谋私,它会有自己的经济周期,他的加息、降息和滥发钞票,都会对世界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于是“特别提款权”(SDR)诞生了,它是一种新创设的“货币”,不依附于任何一个经济体,直接跟黄金挂钩。SDR的出现,其实就是为了替代美元的。如同“世界语”当年创立出来,就准备取代“英语”的。

“世界语”看起来很公平,它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母语,大家都要学习才能使用。但问题是,语言脱离了民族和国家就没有活力。货币也是如此,SDR从诞生以来虽然被寄以厚望,但始终没有能最终取代美元。至于“世界语”,也一直不温不火。

“美元的霸权”之所以能衰败之后复兴,并延续到今天,没有被SDR取代,最重要的原因是两个:1,美国通过制度推动创新,让自己始终站在了每一轮工业革命的潮头,经济实力一直没有国家能超越;2,美国虽然时常超发货币,通过美元向全球征收铸币税,但基本上还是透明的、可预期和可忍受的。换句话说,信用还不错。

正因为如此,在过去几十年里,那些最痛恨美国的统治者,比如萨达姆、卡扎菲,始终是这个地球上最热爱美元的人。他们在国外银行存入大量美元,在身边保留大量美元现钞,逃亡的时候抛弃妻子也不忘带上美元。

那么,中国为什么突然力挺僵尸般存在了40多年的SDR?原因主要在两大方面。

图片说明:中国开始公布同时以美元和SDR计价的外汇储备数字。

第一,美元的确有缺陷。

美元是美国的主权货币,跟美国经济绑定,而全球各国经济的周期是不同的。比如这一轮美元加息,就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冲击;其次,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发行美元向其他国家征收铸币税,持有美元资产越多,交税就越多(比如中国就是纳税大户),这事实上是不公平的。

SDR现在货币篮子里装的是美元、英镑、欧元、日元,如果中国成功通过过渡期,则人民币将在今年10月1日之后成为SDR的“第五种配方”和“第三大配方”。SDR如果取代美元,可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第二,通过SDR制约美国。

美元是美国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也是美国话语权之所在。对于美国人通过美元统治全球,很多国家都觉得不公平。近年来,美国高调重返亚太,从地缘政治、贸易规则等多方面制衡中国,包括近期的南海问题,都是其战略的一部分。中国也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跟美国博弈。抬出SDR来挑战美元,有点团结欧元、英镑、日元孤立美元的意思。虽然未必能成功,但至少是一个博弈的“把手”。

为了提高SDR地位,中国已经开始发布以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还准备研究在中国发行SDR计价的债券,甚至准备推动国际间设立以SDR为标价的证券市场。

也许有一天,你的朋友告诉你,他今年炒股挣了30万SDR,或者他买了10万SDR的国债。这都是有可能的。

总之,中国的手里攥住了美国的一根小辫子,正发动更多的国家一起来扯一扯。

延伸阅读:周小川出席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部长级会议

来源|新华网,记者|樊宇、蒋旭峰


新华网华盛顿4月20日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决策机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第27届部长级会议20日在华盛顿召开。会议主要讨论了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近况和风险、全球政策议程和基金组织改革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会议并发言。


会议指出,近期全球经济增长尾部风险降低。全球经济出现不均衡复苏格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强劲,美国经济出现积极迹象,但欧洲经济复苏势头较弱。主要发达国家应继续推进相关改革,美国应尽快制定清晰、可信的中期财政整顿计划,欧元区国家应加快推进银行业改革和结构改革,以降低失业率,提高竞争力,日本需要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降低债务和促进增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应妥善应对信贷增长过快和资产价格上涨的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会议敦促相关国家尽快完成国内审批程序,落实2010年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方案。会议呼吁基金组织充分落实《综合监督决定》,有效整合双边和多边监督,更好地评估全球和国家层面的风险及其对全球经济金融稳定的影响。


周小川在介绍中国经济形势时指出,面对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加强了宏观调控,同时高度重视结构性改革,经济保持稳健增长,物价水平基本稳定,国际收支更趋平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开局平稳,稳中有进,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7%,处于合理增长区间。中国政府仍将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增长和维护物价稳定。


周小川表示,为增强基金组织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呼吁有关国家尽快批准2010年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方案,期待基金组织在2014年1月前完成新一轮份额总检查,进一步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同时,基金组织应继续解决当前监督实践中的有关操作问题,切实发挥新监督决定应有的作用。国际社会还应继续加强对低收入国家的支持。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