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畅想:《丝绸之路》读书笔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6 13:11: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为今秋乌兹别克斯坦之行做功课,我读完了彼得·弗兰科潘的《丝绸之路》。读完发现,有用信息不是特别多。(本读书笔记的重点是记录乌兹别克斯坦相关内容,以及一些特别令人感到意外的内容。对《丝绸之路》的整体概况,建议直接去豆瓣或者电商平台看图书目录。)

 

副标题“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才是这本书真正的内容概括。

 

这本书的作者彼得·弗兰科潘,是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拜占庭研究中心主任。曾多次在哈佛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等世界顶尖学府公开演讲。

 

与其他西方历史著作不同,本书作者的立场不是欧洲中心论,他认为丝绸之路的核心地段中亚,才是真正的世界中心。

 

这本书主张非英雄史观,是一部多线程结构著作。

 

整体来说,这本书到底在谈什么?

 

本书以丝绸之路为核心出发点,论述了从古至今(公元前的文明伊始到当下21世纪)的世界历史。

 

两千年来,丝绸之路始终主宰着人类文明的进程。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帝王、军队、商人、学者、僧侣、奴隶,往来在这条道路上,创造并传递着财富、智慧、宗教、艺术、战争、疾病和灾难。

 

作者细部说了什么,怎么说的?

 

丝绸之路的诞生

 

作者首先讲述了丝绸之路诞生之前,欧亚大陆各自的发展情况,然后说到公元前一二世纪,中国与匈奴的关系。

 

和平相处在经济和政治上都需付出巨大的代价。不断的进贡不仅是经济上的负担,也显出政治上的软弱。所以汉帝国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与匈奴的纠缠。首先夺取河西走廊,控制农业富庶的西域地区,接着经过近十年的多次征战(结束于公元前119年),将游牧部落赶回到他们原来的地方。河西走廊通向西部的帕米尔高原,高原以西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中国为一条横跨大陆的交流通道打开了大门——“丝绸之路”就此诞生。

 

丝绸曾为国际货币

 

在汉朝,丝绸与钱币、粮食一样可以用作支付军饷。从某种意义上讲,丝绸是一种最值得信赖的货币。铸造足够数量的钱币是个难题,事实上,货币在当时的中国也尚未完全普及。在支付军饷方面,更成问题,饱受战火的边疆地区百姓抱怨不断,那里的铜钱一文不值,粮食也会随着时间腐烂。于是,成匹的丝绸经常被用作货币,或作为军饷,或作为中亚佛教寺院惩罚犯戒僧人的罚金。丝绸作为一种奢侈品的同时,还成为一种国际货币。

 

 

全球化不是当代独有,两千年前就已发生。

 

“连接太平洋、中亚、印度和波斯湾的通道上不只是货物在流通,还有思想。”

 

世界几大宗教,在历史长河中,都曾互相影响。

 

“丝绸之路上的智慧空间和神学空间十分拥挤,神祗和宗教派别、神职人员和地方首领在这里相互竞争。”

 

佛教的变化

 

佛教最初是主张自身修行与发展,禁止崇拜偶像的,禁止使用奢侈品供奉。

 

在公元1世纪前后,佛教发生过一次重大变革,即宗教开始影响信徒们的日常生活。在传统意义上,佛陀的教义直截了当,即遵循“八正道”,脱离苦海,达到涅槃。到达极乐世界的过程中不需要他人,也不需要任何物质世界的帮助。整个历程都是心灵的、超自然的、个体的。

 

然而随着新观念的出现(其实是其他宗教的竞争“抢人”),佛教借鉴了许多其他宗教的做法,并修建更多的圣地。佛塔寺庙兴建,信徒才有朝拜的场地和仪式感。乐师也有助于朝拜者证得佛果。“信徒们力求使佛教看得见、摸得着,以便使它在越来越嘈杂的宗教环境中更具有竞争力。”捐赠也开始成为常规。

 

从塔吉克斯坦至乌兹别克斯坦南部的谷地兴建的大型灌溉项目,同样见证了这一地区随着文化的活跃和商业交流的进行,逐渐开始出现的富庶和繁荣。

 

在这种充满竞争的宗教环境里,维护好自己的物质财富同坚持信仰一样重要。一个在6世纪穿越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东部城市)的中国旅者注意到,当地人坚决抵制佛教没任何寻求栖居的佛教徒都会遭到烈火驱逐。不过这一次却是例外:这位来自中国的到访者被允许当众讲法。

 

想当年,基督教在亚洲

 

到6世纪中叶,亚洲腹地已拥有了自己的地区猪脚。巴士拉、摩苏尔、提克里特等城市聚集着大批的基督教信众。福音遍及的范围已经相当广阔,位于泰西封附近的科赫都有不下五个主教辖区。像梅尔夫、贡德沙普尔等城市,甚至是中国的西部绿洲之城喀什,都比坎特伯雷更早拥有了自己的主教。这里的许多基督教中心在首批传教士抵达波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几世纪之前就已存在。撒马尔罕和布哈拉(Bukhara,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同样是大量基督徒的家园,比基督教进入美国早了一千年。事实上,即使在中世纪,亚洲的基督徒也比欧洲的多得多。毕竟巴格达、德黑兰、撒马尔罕这些地方到圣地耶路撒冷的距离,要比雅典、罗马、伦敦、巴黎近得多。只不过基督教在亚洲的成功长久以来被后人所遗忘。

 

早期伊斯兰扩张特色

 

有一份叫《乌马尔公约》、内容繁复又颇具争议的文献,其中明确规定了基督徒在新征服者的统治下应享有的权利,并规定了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共存的基本原则:不会在清真寺上安置十字架;不可向非穆斯林子女讲授《古兰经》,但也不能禁止任何人转信伊斯兰教;穆斯林在任何场合都应得到尊崇和帮助。多种信仰并存是早期伊斯兰扩张的重要特色,也是它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蒙古铁骑的另一面

 

考虑到蒙古人的坏名声,有人对13世纪初蒙古人在中国、中亚等地取得奇迹般的胜利颇感好奇,并给出了一种解释,说是因为他们其实并未被一直视作压迫者。花剌子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地人曾接到花剌子模政府的命令,需要预先支付一年的税金,用以建设撒马尔罕周围的新据点、组建骑兵射手来防范蒙古军队。将如此沉重的负担压在百姓头上显然不得人心。相反,蒙古人却将大笔资金用作被征服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一位中国道士在撒马尔罕被征服后不久访问该城,他惊奇地看到这里竟有那么多来自中国的工匠,有那么多来自周围的人在帮助照看荒置的田地和果园。

……如果一个统治者想要流芳百世,那么他就必须善待那些热衷于记录当时帝国历史的历史学家们——蒙古人显然没能做到这一点。

 

瘟疫与女性就业

 

中世纪晚期(1415世纪)的欧洲,黑死病等瘟疫爆发,人口锐减。商业进一步向前发展。蝴蝶效应,瘟疫竟导致女性地位的变化。(整个社会劳动力不够用了,妇女当然要“顶半边天”。)

 

新的生活方式也开始在欧洲各地出现。比如在意大利,女性一般不愿意,也没太多能力进入劳工市场,还像瘟疫爆发前一样,到了年纪就结婚,努力生更多的孩子。而在欧洲北部国家,情况却有所不同。这些地区的人口缩减为妇女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推迟了女性的结婚年龄,并对家庭规模产生了长远影响。“别那么着急结婚,”诗人安那·拜恩(Anna Bijins)在尼德兰写成的诗歌中建议说:“能为自己挣到衣食的女人不要急着去忍受男人的棍棒……尽管我不反对结婚生子。没有束缚最好!祝没有男人的女人幸福!”

 


作者彼得·弗兰科潘,是个帅哥(见照片),他的“顺带”小恶趣味关注点,有时候令你意想不到。书中诸如野蛮人吃肉放到双腿之间加热,某某类女奴是绝佳床伴,某地奇葩“壮阳”药方的相关“顺带”叙述,就不一一列举了。

不过,以上人口与就业问题的描述,完全符合马克思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论述。

 

帖木儿的辉煌帝宫

 


帖木儿从14世纪60年代起跨越蒙古旧土,在从小亚细亚到喜马拉雅山脉的广阔土地上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且还着手实施雄心勃勃的工程:在他的疆土上,如撒马尔罕、赫拉特和麦什德等城市,大量修建清真寺和各种皇家建筑。……撒马尔罕附近的萨赖宫(Aq Saray palace)走廊“装饰精美,用的都是金色和蓝色的瓷砖”,接待大厅“也是金砖蓝砖,宫顶全是金子”,就算是巴黎最有名的工匠也做不出这样的精品。但这些和撒马尔罕以及帖木儿本人的宫殿相比还不算什么:帖木儿的宫殿里装点着金树,“树干如人的大腿一般粗”,金树上结着“水果”,近处观察才知道,那都是红宝石、绿宝石、松石和蓝宝石,还有硕大浑圆的珍珠。

 

15世纪就出现了席卷整个亚洲和欧洲的金融危机!

 

欧洲对东方的古今渴求

 

正如中世纪早期的欧洲对东方的精美织物、香料和奢侈品趋之若鹜一样,如今的西方也对石油同样渴求,但问题是用什么来支付这一价格高昂的必需品。1000年前,为了筹集这些交易的资金,西方将奴隶卖给伊斯兰国家;现在,为了购买石油,人们想出了更为阴暗的交易:武器及核技术销售。

 

如今的中亚

 

如今的中亚,涌现新的艺术中心、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建筑,如塔什干国家图书馆等。

 

中国的电信等援建工程,使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有能力建造一些高精尖的设备——为了地区稳定以及最重要的矿产资源,中国致力于与这些国家构建长远的未来。

 

该书前言后记的“求生意识”很强。

 

彩蛋:两个相关联想


戴克里先与刘备都爱种菜

 

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退位后,面朝克罗地亚海,春暖花开,他开心地给前下属写信说,看看我种的白菜,它们这般萌萌哒,权力是什么?可以吃吗?我早忘了。


而刘备种菜呢,则是在登基之前很久,那时他还在韬光养晦,却一眼被青梅煮酒的可爱曹阿瞒看穿……

 

黄金与体重

 

现代人如此热衷于减肥,莫卧儿国王们(阿克巴、沙·贾汗、奥朗则布)可完全没这爱好,他们特别喜欢做的事情是,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另类炫富——天平两边,一边是珠宝、贵重金属以及其他宝贝,一边是他们——财宝等身重,这当然是越胖越好啦。


在《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中,小剥皮的老爹老剥皮卢斯·波顿,娶了弗雷家最胖的女儿瓦妲·佛雷,不是因为他喜欢胖美人,而是老弗雷说,嫁妆的黄金与出嫁的女儿等身重。

 

书单推荐

关于乌兹别克斯坦的相关书籍,我接下来想读的大概如下


  1. []康马泰:《唐风吹拂撒马尔罕》

  2. []阿敏·马卢夫:《撒马尔罕》

  3. []葛乐耐:《驶向撒马尔罕的金色旅程》

  4. []薛爱华:《撒马尔罕的金桃:唐代舶来品研究》

  5. 蓝琪:《金桃的故乡:撒马尔罕》

  6. 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福乐智慧》(写作背景与苏菲派有关)

  7. 彼得·霍普柯克:《大博弈:英俄帝国中亚争霸战》

  8. []道尔德·萨顿:《几何天才的杰作:伊斯兰图案设计》

  9. 金宜久:《伊斯兰的苏非神秘主义》

  10. 金宜久:《伊斯兰教史》

  11. 马长寿:《突厥人和突厥汗国》

  12. []马尔夏克:《突厥人、粟特人与娜娜女神》

  13. 斯文·赫定:《我的探险生涯》

  14. []G.·斯特兰奇:《大食东部历史地理研究》

  15. []白桂思:《吐蕃在中亚:中古早期吐蕃、突厥、大食、唐朝争夺史》

  16. 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中亚》

  17. [乌兹别克斯坦] 瑞德维拉扎:《张骞探险之地》

  18. 《阿凡提笑话集:乌兹别克斯坦流传的阿凡提故事》(这本书1995年出版,不一定找得到)

  19. [乌兹别克] 阿里舍尔·纳沃伊:《法尔哈德和希琳》(作者的5篇著名长诗之一)

 

书单列了那么多,不一定读得完,看完哪本算哪本。以上书单当中,文学作品很少。如有乌兹别克斯坦相关的通俗文学作品,请推荐给我。

 

中亚相关的书我之前读的很少,延伸相关的,中东、西域相关的,我读过《重返巴格达》《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西域考古记》,阅读的感觉都很不错。

 

另外,乌兹别克斯坦的相关电影,我想看韩国电影《我的结婚远征记》(나의결혼원정기),目前到处找不到zi  yuan找到的小伙伴记得告诉我哈。别的相关电影也可以推荐给我。


-END-

                                                                             



文末留言功能已开通

欢迎大家留言探讨~

欢迎点赞&转发~


(普大喜奔,苹果系统又能用赞赏了)

“安愚”是我新笔名啦



(长按扫描以上二维码,

或搜索微信号Smilybooks

即可关注“漫步书林”。)

 

让我们一起漫步书林,

共享其间的喜悦与哀愁,

严肃与逗比。

 

读书生活开脑洞,

你我与共。



【相关阅读】

我的2017书影之旅

精神基因比肉体基因的复制更长久

好吃的《冰与火之歌》

此刻,我只想来一场临冬城的夏雪

《冰与火之歌》:好脑筋需要书本,就如同宝剑需要磨刀石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