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赣榆县流通的货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1 14:09: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卢沟桥事变前的一两年,赣榆县境内主要以国民政府“四大行”,即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发行的纸币为流通主币,统称“法币”。

(资料图)

        1937年后,沿海大城市相继沦陷,国民党政府有通货发行权的四大银行的分支机构多撤至大后方。这时市场上一方面通货不足,不少商号自印门头字号票在附近集市流通,票面额多为2角、1角、5分、4分,集满1元可以到出票字号兑换法币1元,另一方面法币越来越破旧,但又无法兑换新币,群众对法币的信用度持续下降,社会拒用旧法币之风频起,一些最破旧的法币最后出路只能是完粮纳税,政府收入后又把它作为薪资发给军警,这样恶性循环成为财政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要说当地自行印制土票,还要追溯到抗战前的1935年,赣榆县各商号、摊贩先后自制“门头票”,俗称小票、乡票、土票等,作为法币的辅币,发行数量多达数百种,总额达2.4万元,县城附近的马厂集“恒茂”染坊发行的门头票信誉最高,有“四大银行不如恒茂染坊”之誉,曾流通赣榆全县和郯城、临沂、莒县、日照等县。到1936年底初,江苏省政府下令取缔“杂票”,赣榆收回门头票1.6万元。数月后,风头过后,门头票又恢复流通。1941年,赣榆县抗日民主政府命令取缔“杂票”,根据地各区停止使用门头票,日伪军侵占区仍继续流通,直至抗战胜利。

        1939年2月27日,日军以第5师团的半个大队、炮兵1个中队的兵力侵入赣榆,占领了青口、沙河、三洋港、城里,县境相继沦陷。日军在占领区强制使用日本国“军用票”,后以伪华北联合银行货币“银联券”陆续换回,到1943年后,县境日伪占领区又主要流通伪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货币——“中储券”,1945年9月停止流通。

(朱爱周签名的赣榆县田赋流通券)

        1939年,爱国县长朱爱周率部撤至县境西北部山区坚持开展游击战争。此时旧法币的问题更加突出,他采纳部下仿效商号店铺印制门头字号票在市面流通的建议,毅然决定印制代用钞,并明确要求实施专管组织的监督,切实控制发行数量,严禁滥发伪造,确保政府信誉。很快便成立“赣榆县地方财务监理委员会”(简称“监委会”),相当于地方银行的金融组织机构,负责统筹全县粮税事宜,5月,即在莒南县大官庄发行了以田赋作抵押的代用钞——赣榆县田赋流通券。

  流通券有1元、5角、2角等几种面值,且其版式不一。其中,1元券就有多种版式,有正面5个“壹”版(四角各加1个正中“壹元”或偏左“壹元”)、6个“壹”版(四角各加1个、中心2个“壹元”)等。如1940年印制的1元流通券,长13.4厘米、宽6.9厘米,咖啡色或深红色正面。票面中上方印有手写体“赣榆县田赋流通券”,其左右各盖蓝色编号,下方左右各印黑色英文签名;中间为花纹密拥的票面额大写“壹元”,四角有大写四个“壹”字,两侧是“完粮纳税、一律通用”八个字样;背面为淡绿色,印有朱爱周竖写的黑色行书签名,加盖有“赣榆县长”和“赣榆县地方财务监理委员会”的方形印章。流通券印好点数统计后,交县地方财务监理委员会,负责收理的是原2区区长滕延年,由他领人加盖印章,一是“赣榆县长”小关防铜印,一是现刻制的牛角篆体文“赣榆县地方财务监理委员会”方形印章。流通券上的码号为当时手工加盖。流通券除完粮纳税外,持券者可以随时到本县各税务段兑换法币。以后又陆续印制5角券、2角券两种,2角券背面为红色、5角券背面为深绿色,田赋流通券在莒南和县境内流通,深受欢迎。其总发行量约30万元,这在抗战期间对提高法币信用,抵制伪币渗入起了一定作用。

        在抗日根据地,过分破旧的法币经税收回笼后,不再在市面流通。沦陷区敌伪推行的伪钞只能在敌人占据的旧县城及青口等地流通。当时,赣榆县政府自设海关,接管盐税,财政收入逐渐充足,法币收入超过了流通券的发行额,流通券实际上代替了流通货币,起到了抗日根据地钞票的作用。

        1940年3月朱爱周殉国后,流通券一度停止发行,并由地方政府财务管理委员会发出通告,组织以法币与田赋流通券等值交换收回销毁。可继任县长董毓珮上任后,重新发行“赣榆县田赋流通券”30万元。1941年,赣榆县抗日民主政府禁止使用。

(赣榆县流通货币)

        1942年初,伪县政府开始大量伪造法币、土钞,倾入我根据地,并高价抢购耕牛。是年秋,滨海专署成立了北海银行滨海分行,随后,北海银行赣榆县办事处成立,受滨海分行和赣榆县抗日民主政府双重领导,确立北海币为本币单位。8月1日开始,根据地便实行独立的金融体系,直到1949年2月停止使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