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禅 : 从“一休”说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3 21:47: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红尘度禅心


“禅”,在日语中就是指禅宗。禅宗是大乘佛教宗派之一,始于菩提达摩,在中国发展兴盛。镰仓时代从宋朝传入日本,室町时代在幕府庇护下得以发展,由道元禅师传入日本的中国曹洞禅发展成了日本的曹洞宗,由荣西引入日本的临济禅发展为临济宗。禅学对日本文化影响深远。书画、茶道、武学、建筑,甚至日式园艺和饮食都有涉及。


漫画作为一种文化载体,也有各种与佛教禅宗有关的作品。比如,国内非常熟悉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 ,主角那位聪明机智的小和尚确有其人。他的原型就是室町时代临济宗的著名禅僧“一休宗纯”。


这部动画片是以一休童年时期的传说故事集《一休咄》为基础改编而来,一共296话。动画片中的一休解决了非常多的难题,比如 ,“惩治屏风中的老虎”“如何走过不能过的桥”等等。最终话里,一休离开了安国寺,开始他的修行之旅。出场的其他角色为他的远行祈福,与他告别。


历史上真正的一休童年时期名叫“周建”,他没有经历过那么多困局,身边也没有小叶子和新佑卫门。如果想通过漫画来了解其人其事,首推坂口尚的遗作《一休和尚》 。坂口尚既是漫画家也是动画人。高中时加入虫制作公司,参与制作了包括《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在内的多部知名动画作品。他的早期漫画作品实验色彩浓烈,中后期的《一休和尚》《石之花》和《VERSION》是他的长篇三部曲,大背景分别对应的是过去、现在和未来。1995年12月,他在完成《一休和尚》第四卷单行本的封面画之后,因急性心衰猝然离世,享年49岁。


1996年《一休和尚》获得日本漫画家协会奖优秀奖,本作是一部传记漫画,根据这位禅僧的人生不同阶段分为少年、青年、中年、老年4个部分,单行本一共4卷。




一休不是一个总是微笑着展现机智的小和尚,他身处乱世,见遍人间万象,悟道之后是个看似疯癫的怪和尚。一休是后小松天皇的子嗣。因父母身份差别引发的政治争斗而不得不受戒出家,那时他才6岁,每天打坐、劳作,学习禅学。这个时代的战乱、饥荒、瘟疫夺去了很多人的性命,云游的僧侣也只能感叹末法时代人似草芥,为罹难者诵几遍经文,愿亡者脱离苦难,早登净土。


周建虽然很有慧根,却难以解开内心迷惘,不得解脱。他17岁成为谦翁宗为的弟子,得戒名“宗纯”。谦翁去世后,归于京都大德寺高僧华叟宗昙门下。一休很有慧根,悟透公案“洞山三顿棒”,答“自有漏地回无漏地,一休,雨尽情下,风尽情刮。”故而华叟授道号“一休”。22岁某个夏夜,闻鸦鸣而开悟。悟道之后的一休不剃头不守戒律,他衣衫褴褛,游历四方。饮酒吃肉,不戒女色。问他为何破戒,答曰:如无女色,何来释迦和达摩?这个时代的临济宗是非常世俗化的,他们提供给世人的无非是可以仰视祈求的“偶像”。而这木造的佛像却

被一休丢入火堆,拿来取暖。何为佛道?难道就是祈求泥塑木刻的造像吗?一休的质疑和否定,是对所谓正统的讽刺和反抗。有武士问他,是否有地狱和极乐。他抬手就打。武士大怒,下意识想拔刀。一休说,有地狱。武士一惊,随后大笑。一休又说,这便是极乐了。


真实的一休,放浪形骸,自由奔放,入红尘。正视现实,不畏权贵。用他的一生诠释了禅宗的道义。坂口这部作品堪称佛教人物传记的巅峰。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精准刻画的历史背景以及对禅的精彩阐述。算得上是一部禅学入门指导书。




谈到日本漫画就绕不开手冢治虫。作为多面手,手冢也创作了一部描绘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人生经历的漫画作品,《佛陀》  。这部作品连载于1972年至1983年,2010年单行本累计销量突破2 000万册。海外评价很高,曾经获得美国埃斯纳漫画产业奖 2004年及2005年的最优秀国际作品奖。2010年7月以“手冢治虫的佛陀”为名,改编为三部曲式的动画电影。2011年第一部上映。漫画中的出场人物并不都是真实存在的,有一些是手冢原创的角色。这部作品最开始是作为《火鸟》的一个章节而创作,原名为《火鸟•东洋篇》。因为这个缘故,有若干登场人物在两部作品中都有出现。


《佛陀》开篇就提出了一个著名的佛典故事。有旅行者饥寒交迫,倒地不起。3只动物来到他的身边:熊去河边捉来了鱼,狐狸带来葡萄,只有兔子遍寻无获。于是兔子让旅人升起篝火,纵身一跃,把自己的身体献给旅人果腹。兔子为什么要烧自己?是慈悲,是奉献,抑或是因果循环,这是个难解的公案。


正如乔达摩•悉达多(即释迦牟尼)对人生的困惑。他贵为释迦族王子,衣食无忧。他从小就心存疑问,烦恼而不得开解。“人为什么要死?”“同样是人,为何有身份的差别?”“人何故受困于生老病死?”虽然常常坐于树下沉思,悉达多却找不到离苦之道。于是在他儿子出生后,悉达多离家为僧,走上了求道之路。在他困顿时,梵天会现身指引他,命其取名“佛陀”。故事中的悉达多并不是神化的佛祖,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漫长的求道之路上,他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善有恶。他们有的欺辱他、贬斥他、否定他;有的敬仰他、帮助他、追随他。即便他觉悟成佛,也无法度化天下众生。他所做的,就是不断地传道说法,直到他在菩提树下涅槃离去。







作为一部以佛教为题材的漫画,手冢笔下的《佛陀》有着强烈的作者个人风格。他对于人性、悲喜、慈悲、悟道的描绘,能给予读者或多或少的启发,让人有所思量。而关于时空、宇宙、生命的本质以及人类业障的更深层次探索,则融于《火鸟》这部未完的名作之中。非常遗憾的是,手冢先生在完成《火鸟•现代篇》,也就是完结篇的创作之前就去世了。


漫画中的禅其实并不是高不可攀、难懂晦涩的。作为一种文化元素,常见于各种作品。比如脍炙人口的《圣斗士星矢》。也许车田正美先生也读过《佛陀》,借紫龙之口,他也讲了兔子为饥饿的旅人送上自己的身躯充饥的故事。车田老师对这个问题的解读是“牺牲”。


因为仙女座圣斗士阿瞬就是个善良而富有奉献精神的战士,他为了能救活受困的冰河,几乎赔上性命。而与佛教渊源最深的黄金圣斗士沙加,其实是如来佛祖释迦牟尼的转世,是最接近神的人。他的绝技“六道轮回”也是由佛教概念演化而来的。




在冥王篇的战斗中,沙加最先领悟到第八感“阿赖耶识”,并顺利引导雅典娜进入冥界与哈迪斯对战。“阿赖耶识”是排在眼、耳、鼻、舌、身、意、末那之后的“第八识”,一切善恶种子寄托的所在。前七识都有毁坏消亡之时,唯“阿赖耶识”可随轮回流转,永恒不灭。所以沙加和雅典娜才会出现在冥界。


佛教的禅定修习法叫作“坐禅”,这种修行方式也常常出现在漫画中,一般是学生放假或者集训时在寺庙学习,磨炼心性。源于达摩坐禅姿势的“达摩不倒翁”玩具甚至发展为一种日本特有的工艺品。传说达摩大师面壁9年,手足皆腐。所以这种不倒翁才会做成没有手足的样子。达摩不倒翁在日本漫画里也是常客,有时候是主人公旅游时带给亲友的礼物,有时候直接化身怪物成为配角。


日本禅也影响了日本武士道哲学的形成。临济宗高僧泽庵宗彭传世《不动智神妙录》,“心无置所,气运八方”,讲求“石火之机,不容间发”。文中所录的“不动智”是指对任何事情都不执着的心。它是人自然具有的本然之心,所以又称“本心”。本心似水,不做停留。


在泽庵的影响下,柳生派武士柳生宗严和柳生宗矩父子写出了家传兵法书《杀人刀》和《活人剑》,所录为武学和禅心的理论。这些真实的历史人物也曾出现在漫画中,比如引导宫本武藏的那位僧侣就是泽庵宗彭。




剑与禅相关的有两部非常值得一读的作品。一部是《竹光侍》,另外一部就是国内也很知名的《浪客行》。


《浪客行》 的作者是创作过著名篮球漫画《灌篮高手》的井上雄彦。作品改编自吉川英治的小说《宫本武藏》,描绘剑豪宫本武藏的人生历练。


井上先生的漫画版与以往有关宫本武藏的漫画有很大区别,有很多属于其个人的改编。武藏最开始仗剑而行,为的是出人头地,“天下无双”。剑者,凶器也。剑术,是用来夺人性命的。武藏在变强的争斗之路上,有很多剑客死在他的手里,而斗败强敌会招致更多的杀戮:有人来取他的性命,以求扬名;有人亲友被杀,心中愤懑难平,找他报仇。这使得武藏在因果中越陷越深,坠入修罗业障的螺旋之道。所以在读者们都期待着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著名的岩流岛决斗之时,井上先生却连着休刊了一年有余。


休刊的这段时间,他为净土真宗大谷派的亲鸾上人750岁冥诞创作了大型屏风画作“亲鸾屏风”。他发在推特上用禅笔随手涂鸦的笑脸系列在2011年东日本大震灾后改为描绘普通人的笑颜,至今已二百有余。这些笑颜印在明信片上、T恤上,所得款项全部用于灾后慈善。他远赴西班牙巴塞罗那游历,感受建筑大师高迪的自然感悟。他把自己在这次旅行当中所触及的事物、所见之人、心之所感汇集成书,题名“pepita”。


Pepita,意思是“种子”。这本《井上雄彦 meets 高迪》不仅记录了高迪“取法自然”的建筑风格,也描绘了很多自然景色,甚至有落叶入画。井上说,落叶天造,完美无瑕。画于纸上,如掌汲水,十能有一。禅,不离世间万法,若想得所开悟,人生时时皆需修行。大概对于井上来说,“武藏”是他的一个课题。如何描绘这位“剑禅合一”之人的悟道过程,并非易事。而他这一年多所作的种种尝试,大概也是一种禅修。





连载重开之后,武藏还是那个负伤的落魄浪人。他依旧强大,浑身燃烧着“我执”之焰,寻求何为天下无双的道理。他遇到了后来成为其养子的伊织,帮助一无所有的伊织开荒种地。土地贫瘠,耕作无获。落雨地毁,水来鱼至。本应该是破坏者的洪水,却带来了能够果腹的鱼。此时的武藏,感悟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禅意,体会着万物流转。悟其意,动其剑,相生相克,此消彼长。“剑即一切,一切即剑”,这就是他开始领悟剑禅合一的开始。


永福一成和松本大洋的《竹光侍》同样是讲述武道禅学的漫画作品。日语中,“竹光”就是竹刀,“侍”就是武士,书名就是“竹刀武士”的意思。本作的主人公是一个叫“濑能宗一郎”的年轻武士,他从信浓来到江户,住长屋,教私塾,身配竹刀,身世成谜。宗一郎和其他时代剧中的武士有很大差别,整部作品中出手次数寥寥可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若干配角的张扬:比如路上被人不小心碰到就拔剑欲砍的纨绔子弟,压抑不住内心的杀伐欲望出手杀害弱小;再比如如同野兽一般依从直觉生活的木久地真之介,过着刀口舔血的人斩生活;还有挥舞长枪追求纯粹的“强”的三舆大三郎。


武道是杀人之道,却也是活人之术,救命之法,一切皆在于人心所向。每个人的心性不同,选择有异,自然就生出善恶差别。禅讲明心见性,天上流云,水中游鱼,一花一草都是法身说法。红尘中人,行住坐卧都在修行。


在与宿敌木久地对决之前,宗一郎仔细将自己那把叫作“国房”的名刀细细研磨,心如止水,静谧安详。木久地则断食不语,逼迫自己进入极限状态。两人见面后,心中鬼,手中刀,你来我往,生死刹那。这是言语极难表达的画面,其意境只能亲见方知。作品问世后颇受好评,曾获得第十一回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部门优秀奖。本作编剧是漫画家永福一成,他本人就是僧侣。可能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作品才会有这般“刀出鞘,禅入心”的味道。



日本禅,遍布诗歌、戏剧、书画、建筑……漫画也是其中一种。



禅诗与佛偈


青山几度变黄山,世事纷飞总不干;眼内有尘三界窄,心头无事一骤宽。

——日•梦窗疏石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尔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释迦牟尼佛


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释迦文佛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


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用功夫,若要纸上寻佛法,笔尖醮干洞庭湖。

达摩原来天外天,不讲佛法也成仙,万卷经书都不用,单提生死一毫端。

——达摩祖师


孤峰千仞立江心,八面洪涛愁煞人;奈是根深自坚固,几回经古又逢今。

——莲池禅师


昔日赵州少嫌光,不出山门迎赵王;怎知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

——佛印禅师


趋利求名空自忙,利名二字陷人坑,疾须返照娘生面,一片灵心是觉皇。

——布袋和尚


眼睛要长在心里,观察自己;嘴巴要放在心上,评论自己。事事肯放过别人,则德日宏;时时不放过自己,则学日益。

——济公活佛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源自《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源自《宗镜录》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源自《华严经》


所有相,皆是虚幻。

——源自《金刚经》


不生生不可说,生生亦不可说,生不生亦不可说,不生不生亦不可说,生亦不可说,不生亦不可说。

——源自《大般涅盘经》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源自《坛经》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源自《大般涅盘经梵行品》


一期一会。

——日本茶道用语,利休集珠光提出的茶道理念。

“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着唯一一次的相会。这句茶语提醒人们要珍惜每时每刻的机缘,并为这可能是人生中唯一的一次相会付出真心。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