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姐看八卦丨一休竟是名震的一代“淫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3 00:31: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水姐今天甩出一个记忆召唤之觉醒技!一休哥镇帖大手印!




很多人还保留着对动画片《聪明的一休》的童年记忆。论坛上,最老一代的“一休迷”(大多为70后)为找不到1983年李韫慧配音版而苦恼。及至到90后的部分少年记忆力也都有一休哥的存在。




其实一休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名叫一休宗纯。在日本名气大的没边儿,除了是个高僧之外,还是个书法家、诗人。著作有《狂云集》等,音乐、俳句方面都有比较高的造诣。毛笔字写的非常棒!




所以一休跟中国的唐僧、济公一样经常被用来创作文学作品。被称为“娱乐圈三大高僧”




历史里边的评价还是很正面的,而在日本民间传说中,一休却有着“狂僧”、“淫僧”等各种听起来耸人听闻的称号。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水姐来带你看看。


一休是个有才的小和尚

首先来说说一休的小背景。


一休是后小松天皇的儿子,不折不扣的皇家子弟。不幸的是,当时足利义满的室町幕府结束了六十多年的南北朝对峙的时代(足利是北朝的),因为一休的妈妈是南朝的藤原氏,就将后小松天皇逐出了宫廷。




而且为了让足利家千秋万代,足利义满就决定施行“后小松断子绝孙A计划”,强迫可怜的一休(那时候还叫千菊丸)去安国寺当和尚。


一休那时候才是个六岁的小屁孩子,名字改作周建,跟着安国寺的象外集鉴学习《维摩经》,其实主要是打得一手好杂。本来他以为自己人生基本就在打杂中度过了,但是在他13岁的时候,他的人生出现了第一个转折:离开安国寺。


这一幕就是《聪明的一休》中的结局,一休跟师傅、小叶子、新佑卫门一一道别。




一休来到被称为“京都五山第三”的建仁寺,改名为“宗纯”。在这里,他要跟一个叫慕喆龙攀的禅师学诗。在这个学习阶段,一休展现了他过人的文学天赋,一天能做一首诗,是个高产诗人。


到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写出了自己第一首著名的诗,据说当时整个京都都轰动了。


《春夜宿花》

吟行客袖几时情,开落百花天地清。

枕上香风寐耶寤,一场春梦不分明。


十几岁就写出这样的诗,水姐已经感受到了一休那春梦乍醒之后淡淡的感伤了……




促使一休改变的,是他16岁时见到的一件事。


我们先介绍一个佛教常识,每年的四月十六日开始,到七月十五日,是佛教的“安居期”,因为这段时期小虫子都出来活动,僧人出门会误伤这些生灵,所以,僧侣应该在寺院里静居90天,这段时间叫 “坐夏”,开始叫“结夏”,结束称为“解夏”。


但问题是,佛教最初的主张是僧人们必须“乞食”,如果大家都不出来,谁管饭?这就需要有人来供养。


此时的日本禅宗,因为室町幕府的支持,已经养成了趋炎附势、巴结权贵的恶习,尤其像建仁寺这样的大寺,享受着幕府的政治保护和经济供给,僧人们更是势利眼。就在1409年的四月十五日,也就是“结夏”的前一天,估计有很多信众开始往建仁寺里送供养了。一休亲眼看到,一位僧人在询问信徒的出身门第,遇到出身高贵的人,这位僧人面带谄媚之色。


一休特别不能忍,就写了两首诗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其一:

说法说禅举姓名,辱人一句听吞声。

问答若不识起倒,修罗胜负长无明。


其二:

犀牛扇子与谁人,行者卢工来作宾。

姓名议论法堂上,恰似百官朝紫宸。


一休哥很生气。




然而慕喆龙攀看到这两首诗之后,却没有评论一休的才华,而是地说:现在禅林风气败坏,教法颓废,并非某一两个高僧可以扭转的;不过,三十年后,这个年轻人肯定能有出息,我还是等着吧。


从这一年开始,一休便开始了他“狂”的一生。第二年,17岁就开始破戒了


他也曾经绝望迷茫

一休看不惯建仁寺僧人的做派,就离开了慕喆龙攀,去了壬生宝幢寺。这里有个和尚叫清叟,,一休12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那年他听过清叟师父讲《维摩诘经》。


清叟师父总是出去讲经,便带着一休一起去。有次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一条小蛇。蛇总归是会伤人的,清叟师父很有善心,对着蛇传授戒律,说也奇怪,蛇听了就老实了。


但一休不这么做,下一次出门的时候,他在袖子里藏了一块石头。赶巧路上又碰到蛇,他也不等清叟师父念经降伏,举起石头,对着蛇一顿乱打。


按说清叟师父对这种杀生的行为应该非常不满,但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好,干的好,你小子的手段锋芒显露、超脱世俗,现在我们禅宗正需要你这样的人!




为什么?清叟要对这种行为褒奖有佳呢?因为当时的禅宗实在是他喵的腐败了。需要一休这样除魔卫道的人该整肃佛门风气。


慧眼识人的清叟师父,立马将一休推荐到西金寺的谦翁宗为门下。(确定不是觉得这小子太难缠了么- -)


这个谦翁宗为,在当时日本的禅宗界就是个“异类”,但在我们的眼里,确实是个道德高深的僧人,他一般不和人来往,总是闭门不出,静心参禅,他对日本禅宗也很不满,文献记载说其“高风激世”。


我认为,清叟师父选择了谦翁宗为,是用心良苦。


如果把一休送给另一个立志“除魔卫道”的僧人,还不成熟的一休很可能过早“阵亡”,可送给清净修行的谦翁宗为,可以让一休更加坚定内心。


可惜的是,一休并没有在谦翁宗为师父那里生活多久。


但我们推测,谦翁宗为一定很欣赏一休,在他圆寂前,也就是一休20岁的时候,谦翁宗为对一休说:你已经学成了,但是,我却没法给你什么。


说过这话之后,谦翁宗为很快就圆寂了。


按照一般的说法,一休因为师父圆寂而悲伤过度,想跳湖自杀,但他母亲暗中派人跟踪,竭力劝阻,救了他一命。


这是真的吗?唯一可以确定真实的,就是一休确实被母亲救了。


但他自杀的原因,却不是流行说法中所说的因为师父圆寂而悲伤过度。


在水姐看来,一休实在是在悲伤自己,悲伤禅宗的命运。




这是一休第一次反思自己,21岁的他,觉得自己无用,禅宗无望,甚至师傅圆寂后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琵琶湖突然开窍了

一休觉得这样不是个事儿,自己不应该这么颓废,自己都二十郎当岁了,跟的师傅也有七八个,竟然他喵的连个人生目标都没有。一休很苦恼,他觉得自己该干点啥。


干点啥呢?一休想了想




我要追求纯洁的信仰!


当时日本有一个非常牛逼的和尚,禅宗非正统的大德寺派名僧华叟宗昙正隐居近江坚田的一个小庵,一休打听到了住址之后,决定去找他。


当时,进入华叟宗昙的门下,考验还是相当严格,如泼水(湿身)、杖责(SM)等。一休还是非常能享受..额..吃苦的,愣是一声不吭,还让华叟大点劲儿。最后华叟服了,就收下了这个弟子。




就这样一休跟随华叟过上了清苦的穷逼生活。饿了自己想办法,生病了自己采药,和尚业余兼职厨师医师还有打渔等多份副业。当然一休还是该吃肉吃肉,该喝酒喝酒,有钱全都干这个了。


时光荏苒,终于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在琵琶湖上搭船坐禅时,听到乌鸦一声嘶鸣,一休顿悟了。他觉悟到了,禅的真谛不是恪守清规戒律,也不是故作疯狂,而是回归真实的自我。这一点跟六祖慧能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何其相似。


我们该好好恭喜一下一休哥,即使这顿悟真的很随便……


于是他又写了一首诗


豪机瞋恚识情心,二十年前即在今。

鸦笑出尘罗汉果,日影玉颜奈何吟。


华叟知道这回事儿之后,要给一休“印可”,承认一休悟道。


然而一休鸟都不鸟他,转身大笑着走了。他更狂了。


华叟授予了他“一休”的法号。从此正式有个一休宗纯这个名字。


顿悟之后,一休基本狂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号“狂云子”。


跟着华叟去参加华叟老师言外中志的三十三届忌日法会的时候,别的和尚都穿的很庄重,一休就穿的破破烂烂的。华叟问他:你为毛穿的这么LOW逼。


一休说:人家的心是非常纯洁的,穿什么样的衣服有分别么?


这时候有个和尚来问华叟:亲爱的老师,你死了之后谁能继承松源禅呢?


华叟回答说:虽云疯狂,但乃赤子。说一休虽然很狂,但是是真正保有本心之人。


一休听老师夸他更狂的没边儿了啊,当下又吟诵了一首诗:


华叟子孙不知禅,狂云面前谁说禅?

三十年来肩上重,一人荷担松源禅。


其实狂也有狂的道理,一休认为临济、杨岐、松源、虚堂一脉相承的唐宋纯粹的禅,传到日本后,由大应禅师经大灯、彻翁、言外三位法师传至华叟,华叟的传人非一休莫属。所以说“一人荷担松源禅”也不太算是吹牛逼。


淫僧是怎样炼成的

后来华叟圆寂了,那年,一休34岁,没有了老师的约束,他彻彻底底的变成了无业游民。




整天喝酒吃肉已经是小case了,一休哥觉得没劲,干脆去逛窑子吧!于是他成了当时风月场所的常客,跟所谓的文人雅士谈诗论道,还写了不少描述他们寻欢作乐的诗。据说当时一休经常性的女伴(女朋友~)有大概十几个,各路妹子们还非常喜欢他。


水姐觉得这个原理就跟某歌手长一副周杰伦的脸配上陈奕迅的嗓子是一样一样的




明明是个和尚,又会吟诗又会音乐,还出了自己的书!这跨界简直过于成功。也难怪妹子们把持不住。当然一休哥自己也把持不住。所以做了很多羞羞的事情。




下面是一休哥写的一些风花雪月的诗


美人云雨爱河深,楼子老禅楼上吟。

我有抱持啑吻兴,竟无火聚舍身心。


金襕长老一生望,集众参禅又上堂,

楼子慈明何作略,风流可爱美人妆。


楼子无尽彼有心,淫诗诗客色何淫,

宿雨西晴小歌暮,多情可爱倚门吟。


百丈锄头信施消,饭钱阎老不曾饶。

盲女艳歌笑楼子,黄泉泪雨滴萧萧。


到这份上基本跟宋朝的柳永差不多一个级别了。色情描写占了百分之八十!


此时大半个日本都知道一休是佛门中的大嫖客,禅宗内部的僧人纷纷口诛笔伐,说一休玷污佛门。一休对此从来都是微微一笑:禅宗现在已经污秽不堪,我干的事儿你们不是没干过,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这就是你们。你看我,嫖就是嫖,有啥说啥。




可见一休是狂出了风格,狂出了水平。然而群众是八卦的,一休的种种言辞和放荡不羁的行为传到老百姓嘴里,那就能说出一百个故事。所以在当时,一休在日本就已经有了“狂僧”和“淫僧”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号。并且一直津津乐道到今天。


只不过老百姓不明白的是,他只是得道了,狂和嫖也只是他追求本心的表象,只要他愿意,吃屎这种事儿都干得出来。


一个离经叛道的狂徒死了

一休终于从一休哥变成了一休爷爷了,日本室町幕府的权力,在他晚年基本已经虚弱不堪了。


一休78岁的时候,在风月场所偶然遇到了一个盲女艺人,然后就一往无前地跟她相爱了,之后也还一直照顾她。水姐觉得到这份上,那真心是真爱。


1474年,一休81岁时,受到后土御门天皇的诏令,担任大德寺第四十七代住持,主要工作是修缮因“应仁之乱”而荒废的寺院。他晚年住的地方是今天京都的酬恩庵(俗称“一休寺”),因为年老体衰实在浪不动了,只能找个地方歇歇脚了。


1481年12月12日,一休因高烧不退病逝,享年88岁。


可以说一休对禅宗的贡献是巨大的,他稳固了临济宗,使得当时有大批的僧人拜他为师,极大改变了当时佛门腐朽堕落的风气,使得禅宗在战国时代之前有了更高的社会地位。


这个狂了一辈子的得道高僧兼老流氓给后人留下的是他依旧狂的没边的背影,还有那日本第一“淫僧”的大名。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