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活不过2019年?!马斯克对外放话正自研AI芯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0:30: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撰文 | 吕梦

微信  | ai_xingqiu

网址 | 51aistar.com



尽管关于特斯拉自主研发芯片的消息不是第一次传出,但在近日加州长滩的举行的机器学习领域顶级会议NIPS 2017(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上,特斯拉首次向外界证实了研发AI芯片的消息



担任特斯拉Autopilot硬件工程部副总裁的则是被称为“芯片界大神”的Jim Keller。


Keller是处理器架构设计领域的牛人,职业经历非常精彩。



最初,Keller在AMD公司负责在AMD公司负责Athlon和Opteron 64处理器(K7和K8 X86-64架构)的研发,这是1998年,AMD最风光的时期。


一年后,Keller转战SiByte和Broadcom(博通)担任首席架构师。


2004年,他离职去了一家以设计低功耗芯片为主的公司PA Semi公司担任设计副总裁,领导了SoC网络芯片和基于PowerPC架构的低功耗多核心芯片的研发。


PA Semi在08年被苹果收购,Jim Keller也就加入了苹果公司Keller在苹果主要负责移动产品处理器的架构设计,其中iPhone、iPad、iPod和Apple TV等产品中的A4、A5、A5X处理器都是他的作品。




2012年,他重新回归阔别14年的AMD,很快就被委以重任,领导开发AMD的“Zen(禅)”架构处理器,这是在模块化的推土机架构失利之后AMD潜心研发的新一代CPU架构,对AMD来说至关重要,此前AMD砍掉40%的研发费用时Zen架构都没受到影响,可见一斑。


Jim Keller也不负众望,根据AMD所公布的资料,Zen架构处理器的同屏性能提升了40%以上,而且会使用更先进的FinFET 工艺,所以耗能表现也会更优秀。



虽然产品的开发并非一个人所完成,但作为主要架构设计师,Kellerd 的重要性也非同小可。


这样一位芯片奇才进入特斯拉,难免不会在芯片上搞点事情。


眼下,Jim keller正领导一个由50人组成的小组为特斯拉开发专用的AI芯片——未来将用于特斯拉电动车中,实现无人驾驶时的运算操作。



此前,特斯拉一直在使用别人家的芯片,比如特斯拉第一代Autopilot使用的是以色列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厂商Mobieye,今年3月,这家公司被英特尔收购。


而后,英伟达成了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芯片的供应商,为其提供自驾的Driver PX2车载系统。并且1.5万美元的市场价只卖给特斯拉2500美元。


对于特斯拉与英伟达的关系是否会受影响,今年9月的GTC China大会上,对于“如果特斯拉跟其他厂商合作了自动驾驶芯片,你还买不买特斯拉”时,黄仁勋说:“这车里面没准还有Intel的CPU呢,比如我的电脑里也有Intel的CPU,我的手机用的是高通的系统,其实我觉得这些公司都是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之所以买,还有开特斯拉的车,是因为我觉得驾驶感觉不错。”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公布这一消息,因为对特斯拉来说,现在太需要又一个大新闻了。


股票被做空


如今,Model 3的量产遭遇瓶颈,来自特斯拉的官方数据显示,计划在第三季度生产1500辆Modle 3车型,实际交付量却仅有220辆,远不及此前分析师的预期。


就在本月,JP.Morgan(摩根大通)还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甚至表示,由于Model 3量产问题严重,建议投资者做空特斯拉。


今年6月,特斯拉股票就开始被不断做空,金额高达104亿美元——也因此成为美国股市被做空力度最大的一家公司。



马斯克则在Twitter发文怒怼:These guys want us to die so bad they can taste it.(这些家伙想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这样他们就能品尝胜利的滋味)


9月份,在股价登顶389美元后,资本市场对其的预期又持续走低,到最近股价已经回落到310美元左右。


解雇员工、高管离职


10月,特斯拉解雇了400~700名员工,约占特斯拉3.3万名总员工的1%至2%。


尽管特斯拉强调,此次解雇是基于绩效考核而非裁员,但是不少人担心特斯拉的生产是否能跟上。



9月底,特斯拉业务发展副总裁Diarmuid O’Connell宣布离开供职11年的特斯拉,成为近来离职的数位高管之一,也是特斯拉今年第16位离职的高管。


今年53岁的O’Connell于2006年加入特斯拉,不仅是除了马斯克之外工作时间最长的高管之一,也是特斯拉与汽车经销商就直销问题“作战”的关键人物。


Diarmuid O’Connell


年初至今,CFO Jason Wheeler、Deepak Ahuja相继离职,“弃苹果投特斯拉”的“Swift之父”Chris Lattner也在入职后六个月即离职。


财报不理想


11月2日,从特斯拉第三季财报出炉,净亏损为6.71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2200万美元。大大超出华尔街预测的5.31亿美元。


虽然11月中旬,马斯克发布了续航800公里的电动卡车和Roadster第二代电动超跑,也依然没有拉回资本对特斯拉的信心。



11月17日,通用汽车前副总裁鲍勃·卢茨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甚至直接给特斯拉下了“死亡通知书”:“特斯拉注定是一个不会长久的’失败企业’,即将面临倒闭,而具体时间节点会出现在2019年。”



“一般来说,汽车创业公司从产生到消亡的一个通用模式是:通过融资获得一大笔启动资金,然后像常规汽车公司一样招入大量员工,设立研发、生产、公关、人力资源等部门,大把大把地烧钱。但是等到新车发布后,一旦其产量无法实现,公司自然就垮掉了。


特斯拉显然就是对号入座的一个典型案例,其推出的每一款车都在赔钱,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聪明人都认为特斯拉是有史以来最神奇的一家汽车公司。”卢茨说道。



鲍勃·卢茨现年85岁,在汽车圈内可以说一位“活化石”,从业47年时间里,曾先后服务过通用、克莱斯勒、宝马和福特等全球多家知名汽车企业。


卢茨认为,目前特斯拉造车面临的问题包括固定成本失控、制造业务效率低下、没有经销商网络……


更为重要的是,老爷子一针见血地指出,一直被认为是创新技术领航者的特斯拉实际上并不具备垄断性的技术优势,其使用的锂离子电池甚至不如通用这样的传统车企更具优势,因为后者的续航里程更长、电池制造成本更低。



在10月份召开的汽车行业峰会上,大众全球CEO马蒂亚斯·穆勒也戳穿了特斯拉的“烧钱”行径,“有些公司一年只卖出去8万辆汽车,而像大众这样的公司一年卖出1100万辆汽车,一年的利润达到130亿到140亿欧元。如果我获得的信息准确,特斯拉每个季度都会烧掉数亿美元。”


各方压力仿佛一步步勒紧了特斯拉最后生存喘息的机会。此时,对外证实还未成形的自动驾驶芯片,提振资本信心,也放出了长线布局和认真做事的讯息。



在业界,特斯拉和其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一直以科技急先锋的姿态吸引着人们的注意。


从7000多节18650锂电池组成的电池包,到吼着要实现完全内自动驾驶的Autopilot。这些看上去不太可能的事情,都被马斯克带动着逐步实现。


作为电动汽车行业的领头羊、探路者,特斯拉能否搞定Model3的量产,不仅决定其历史地位的关键,也决定了电动车能走多远。





   




如果你是AI行业人士

如果你想了解最前沿的AI技术和场景应用

一网打尽AI界前瞻科技和深度报道

如果你想持续拉升逼格

欢迎关注AI星球,并转发朋友圈为我们打Call哦~~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们创造优质内容的不竭动力~送你花花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