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战争需要三样东西:钱!钱!钱!从英法百年战争看战争的开销和对经济影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8 01:34: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战争从来都离不开浩大的开支,每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背后都流淌着一条由真金白银汇聚而成的洪流。从文艺复兴以来,直至三十年战争,欧洲各国的无名小卒、天潢贵胄都围绕着叮当作响的金银演出了一幕幕悲喜剧。而铺设并行走在这条金光大道上的,是由金钱聚集起来的各式军队。

本文节选自 战场决胜者002《金钱与荣誉:欧洲佣兵战争史》


每当提起1417世纪的欧洲,似乎大家一定会联想到勇敢的统帅和骄傲的国王、悲剧性的英雄和时常变节的雇佣兵。他们谱写了历史,制造了战争和杀戮,改变了这个世界的版图;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似乎从来无须过问“钱从哪里来”这样的“小问题”。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闪耀着魅惑之光的金银币和世界历史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它既可以“在投入购买赎罪券的钱箱的叮咚声中让人的灵魂洗清罪恶”,也同样能够因为每年20万杜卡特(金币,或称杜卡币、泽西诺币、西昆币,意大利威尼斯铸造的金币)的教皇国剥削而在德意志地区引发轰轰烈烈的宗教战争。16世纪初,为教皇服务的威尼斯雇佣军首领吉安•吉亚柯莫•特利维齐奥(Gian Giacomo Trivulzio)直接对教皇说道:“发动战争需要三样东西——钱!钱!第三还是钱!”三十年战争中的著名统帅阿尔伯莱希特•华伦斯坦(Albrecht Wallenstein)则显得稍微委婉一点,他说:“没有钱就没有火药,自然就没有战争”。

 

让我们以13世纪末期开始,一直持续到15世纪中期,最为引人注目的英法百年战争为例证,来看一看战争的惊人花费。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查理大帝曾经规定,为保证银质货币的铸造质量,每1法磅(里弗尔)重量的白银最多可以铸造22个苏或264个德涅尔。一般情况下,法磅、苏和德涅尔的比例关系则应该是1:20:240。自公元9世纪起,这个比率虽然一直在变动,但基本是围绕着1:20:240这样的三级关系来折算的,这也是近代欧洲便士币体系的源头所在。

 

1294年至1298年,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与法国国王腓力四世之间爆发了争夺加斯科涅地区的激烈战争,这也是英法百年战争的第一阶段。腓力四世在12941298年间至少为战争花费了432000英镑(相当于1英磅约0.45千克白银),约占其在此期间全部收入的61.5%。腓力四世为防御城堡和攻占城堡的行动划拨了大笔专用款项,而这些城堡有很大一部分以惊人的频率迅速地多次在英法两军之间来回易手。爱德华一世则花费了大约40000英镑,这是他所有的封建贡赋收入和税收收入。爱德华一世还急切地需要资金来归还他对商人和银行家们欠下的大笔贷款,因此不得不借助极为沉重的关税来为战争筹款,即开征所谓的“恣意税”(又称“邪恶税”),因而招致了许多批评。此后,爱德华一世苦于军费不足而没能在加斯科涅御驾亲征,贵族们也因此抵制了他对封建军事服役义务的要求。迫于压力,1297115日,爱德华一世不得不在根特城重新颁布了《大宪章》,并宣布废除“恣意税”。这份文件确认了国王开征新税需要得到议会批准的原则,这是英国历史上的一个巨大转折点。

 

“自今往后,任何献金、权利令状、赏赐均不会从本王国境内被征收,除非此举出于全国一致共识并确系为全国公共福祉服务。”——爱德华一世1297115日所颁布之协议

 

爱德华一世的继任者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英格兰王室手头的现金总是不够。英格兰国王的不动产收入每年只有5吨纯银,所以依赖于税收来提高其收入。爱德华一世时期开始对动产征税(即所谓的“俗世附加税”),该税目在爱德华二世时期最终成为年度固定税种,但是开征该税需要经过议会下院批准。不过,这一约束并不一定是对王权的削弱。因为议会授权使得国王可以公开其意图,并使自己的意图得到全国一致的支持。这有利于明确战争的目的,提升己方国民的组织度。由于英格兰贵族地产的规模通常比法国贵族的要小,国王就必须在更大的范围内征兵。这种情况可见于苏格兰战争中的英格兰军队,其中有大批威尔士和英格兰长弓手。14世纪40年代的英格兰军队中也可见到这种情况。但是跟随爱德华三世在法国北部发动战争的那些军队则是由贵族及其“重骑兵和弓手混编扈从”所组成的,一般说来,重骑兵与弓手之比为1:1。英格兰国王御驾亲征时,部队的服役期与国王一致。如果是由别人带领军队,那么就会更为频繁地运用“定期服务契约”(合同)体系。契约中事先议定服役条件和期限。

 

到了爱德华三世那一代,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他依旧如同其祖父一样,非常依赖于贷款。英格兰羊毛出口就被银行家盯上,成为了这种战争贷款的重要抵押项目之一。羊毛出口同时也是英格兰方面在百年战争初期的重要财政支柱。法国国王得到的信贷支持则较少。1335年至1336年,腓力六世不得不依靠铸币面值改订(实际上的通货紧缩、货币供应断绝)来渡过难关。腓力六世在统治之初的确想要恢复“圣路易时代(1226-1270)的优良硬币”,但是战争所需使他一再食言而肥。后来的经济史学家统计过,13371350年间,法国的货币制度走马灯一样地变换了24次,单单是“一法磅纯银”的重量就在380550克之间变来变去。


 

腓力六世单人人像埃居,铸造下限年份为1350

 

除了只用作记账重量单位的里弗尔之外,当时的法国还铸造了各种各样的埃居金币。1266年,法王路易九世开始铸造金埃居。埃居的法语原意为“盾形徽章”。这种埃居称大埃居(Gros Ecu)。13371349年铸造的金埃居重4.53克,等值于2025苏,在当时基本等值于1图尔里弗尔的金币。1385年铸造的金埃居重3.95克,等值于22苏。1422年铸造的金埃居重3.47克。1461年铸造的金埃居重3.45克,等值于1里弗尔又13个苏。法王于1473年把1金埃居兑换25苏改为兑换28苏又4德涅尔。1515年又变成了1金埃居等于36.75苏。1547年,1埃居竟然可兑换45苏。金埃居的含金量不断下调,这反映了金银比价的变化趋势。从1483年起,金埃居重3.496克且保持稳定。1577年,亨利三世首次启用白银来铸造埃居银币,规定1银亨利三世埃居等于3图尔里弗尔。路易十三于1641年发行了等值于此的新埃居银币。此后,各种埃居金银币的币值起伏不定,极其混乱,1726年之后才约定残存下来的1埃居等于6图尔里弗尔。

 
查理六世“王冠埃居”,铸造下限年份为1422年


法国国王主要在自己的土地上获得收入并供养军队,这种财力上的优势非常明显。正常情况下,法国国王自己的土地每年能够提供相当于16吨白银的收入。在腓力四世统治时期,法国发展出了一种王权观念,即:国王可以无须召集任何“代表会议”(后来发展为大名鼎鼎的“三级会议”制度)而为国防目的课税,课税额度取决于人民缴纳的“免役钱”。但是法国同时存在多种不同名目的“免役钱”,而且所谓的“免役钱”并非特指“贵族对国王的免役钱”,法国的普罗大众也会被征收“免役钱”。法国在克雷西战役惨败之后,国难当头,腓力六世趁机于1347年在蓬图瓦兹的一个省级议会上发言炮轰“贵族在军事上的无能”,而且打算用“免役钱”来招收雇佣兵替代贵族军队。所以他借口要组建一支舰队进攻英国,提高了业已存在的贵族“免役钱”的应征额度。尽管腓力六世对于银行家不那么依赖,他从教皇那里还是获得了极其慷慨的贷款。考虑到自腓力四世一手制造出著名的“阿维尼翁之囚”事件(天主教教廷迁移到法国阿维尼翁)后,数十年间教皇一直由法国国王扶植起来的法国人担任,这种贷款就显而易见是怎么一回事了。13451355年,教皇总共为法国国王送去了339.2万金弗罗林。

 

战争无疑也给英法两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亨利•德尼夫勒于1897年到1899年之间出版的《百年战争期间法国教堂、修道院及医院的荒废》一书表示,在14世纪的战争中,即使是教堂也不能免于战火,遭到“失业的散兵游勇”袭击的教堂尤其不能幸免。对法兰西岛地区、奥弗涅地区、安茹地区以及诸如图卢兹、图尔、普瓦捷、佩里格这样的重要城市所做的详细研究也证实了前述观点。例如安茹地区农村的地租价值在14世纪后半期内下跌了3040个百分点。

 

相对于浩大的军费开支,法国各阶级的经济生活状况则千差万别。在13841388年这个相对和平的间隙,法国最穷困的小领主也可以一年挣到60里弗尔,最高则可以收入500里弗尔。贫穷的骑士就差得多了,年收入大约在25里弗尔。一个步兵当时一天的薪水大约为3个苏。军备开支方面,当时重装步兵的一套正常质量的盔甲售价约为25图尔里弗尔,一门加农炮的价格为2埃居金币,骑士的战马售价为每匹75图尔里弗尔或60巴黎里弗尔,随从人员的驮马售价为28图尔里弗尔。生活方面,一双鞋售价4个图尔苏,每蒲式耳盐巴较为便宜,只需6个图尔苏,每磅羊油蜡烛的售价为12图尔德涅尔。《军队与骑士壮举录》(Livre des fais d'armes et de chevalerie)记载1382年的卢瑟贝克战役期间,一支200人规模的军队作战所需的开支如下:

 

“让我们考虑一下200名重骑兵再加上他们的仆人,每名骑兵有两个仆人,他们要备有6个月所需的给养。那么按照巴黎人所使用的度量衡,你将会需要约27.5夸脱的小麦。其中的三分之一应该以面包的形式支付,而剩下的小麦则以面粉的形式支付……12架扔石头的投石机,其中有两具投石机应该比其余的更大,以便击毁城防器械、防御盾牌和其他覆盖物……为大炮发射所需,还需准备3000磅铅、6打铁头长枪……反地道作战所需的8个风箱……6打木制铲子……”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战争期间,军人的部分工资采取了实物发放的方式,为便于理解,可以将之与我国明朝官员薪俸中的“本色”、“折色”制度相类比。相对于以上所列的小人物们的消费水平,法国国王花起钱来真可谓是“土豪”。这里的“土”倒不是说国王的品位不高、举止粗俗,而是如同其字面意义,指的是国王陛下购买土地主权的行为。1349年,腓力六世从马略尔卡国王詹姆斯三世那里花钱购买了蒙彼利埃地区的主权,共花费了12万金埃居。

对法国厄尔省卢维埃城的一项研究显示,战火绵延至15世纪之后,英法百年战争对诺曼底地区的经济和物价造成了更为剧烈的影响:该城在14181420年之间曾五次易手,其谷物税收入从1424年的29英镑下跌到了1432年的13英镑,而同期该城的总收入则从191英镑下跌到了115英镑。法国人于1440年夺回该城以后,拆除了该地的纺织会馆,以便用其材料重建卢维埃城外围的防御工事。该城的羊毛和其他纺织品的贸易活动因此遭到沉重打击,大量商人迁居至布拉班特和其他一些还能够做生意的地方。15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该地区地租和农业收成的下跌幅度太大,以至于虽然不是所有的经济问题都能被归咎于战争,现代法国经济学和历史学家居伊•布瓦还是非常激进地称之为“诺曼底的广岛”。物价飞涨的同时却又通货缺乏,经济凋敝的情况也影响到了占领者。许多英格兰人在诺曼底公国被分封了土地,但这毫无意义。这些土地往往价值很小或毫无价值。例如因为法国西北部石灰岩高原地带的丢失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约翰•法斯特尔夫爵士就损失了他在诺曼底公国封地上应得的那600镑收入的三分之一即200镑。

 

既然传统战争艺术的运用遇到了这样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军事破坏,那么是时候对战争的形式做出一点改变了。


本文节选自 战场决胜者002《金钱与荣誉:欧洲佣兵战争史》


专业解析经济、军制、武器、战阵,多角度还原文艺复兴时代欧洲佣兵;

再现方阵与长矛、鲜血与枪炮、金钱与荣誉的佣兵时代!

战 争 事 典

二战美国大兵性病的预防与治疗用品 | 秦咸阳卫戍军 | 拎一袋子胡椒就可以炫富 | 霍尔姆战役 | 美国第一艘航母“兰利”号 | 钢铁巨龙 | 航空母舰发展简史 | 芬达 | 神奇的土豆 | 二战德国空军的飞机标识 | 现存的“萤火虫” | “萤火虫”的战斗记忆 | “萤火虫”坦克 | 空袭紫禁城高德隆G.Ⅲ | 美最大驱逐舰试航 | FA-50PH战斗机枭龙难堪大用 | 北约全垂直空军 | M82A1反器材狙击步枪 | 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 | 二战德国潜艇舰队 | 潜艇的诞生 | 英巴勒姆号战列舰 | “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 | 台湾地区空中武力 | 现代美国海军航空兵 | 阿利•伯克级驱逐舰 | 二战德国Sdkfz 250型半履带装甲车 | 苏联PPSh-41冲锋枪 | 经典老枪 MP40 | 三八式步枪 | 九种盒子炮的标准照及识别

想免费看书吗?我们正在飘书哦,请加QQ群 “指文读者服务社”(群号338497064),我们来聊聊!

指文小编

长按二维码

加指文小编 元宝为微信好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购买本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