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我读《我读》 | 线下分享撷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3:41: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读《我读》

文 | 四章



“一千零一夜”、“看理想”、“在室内生活”,这种只看题目就很有腔调的节目,让我心甘情愿给“道长”添了点香火钱,于是买了电子书《我读》在上海的地铁里看,这种感觉很“梁文道”。诚然,看《我读》是在嚼道长嚼过的馍,但他讲的内容,十之八九,有趣有料,对于没怎么见识过“山珍海味”的我来说有着新鲜的吸引力。


有趣,新鲜是王道


任何一本书,读者往往期待的是想看到听到一些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事情,有新的东西,才会引发出趣味来,也才方便收买人心。试想让普罗大众选择38本书来评一评,难度不小:眼生一些的作家和作品,自带三分生鲜,还算有话可说;但对于熟人熟作,尤其是经典,有分寸还要有深度的评一评,着实是要点功夫的。还好,被称为“腰封小王子”的梁文道没让我失望,他将自己如杂草般疯长的思想应着春天的景,尽其所能挑逗着你的想象力。


他在谈王小波其实是谈在不同时代下的文化脉动;谈金庸其实是在谈武侠小说中对女人和政治的态度;


谈村上春树其实是在谈写作这一宁静而理性的书斋劳动;谈苏格拉底其实是在讲教育的本性是爱欲……


有些书中引发的观点也很有趣:比如《我和电影二三事》说到要把自己交给电影,就像爱情一样,爱且上了电影;当年热销的《货币战争》非作者著,仅为带有明显抄袭性质的“编著”,从而反观到大众对无知的恐惧;再比如从《卡萨诺瓦是个书痴》中他说狱中创作也是一种出路:既在你坐牢之后就不用再担心生活费用的问题了,有国家养着你(怎么感觉好像国外的流浪汉,故意做一回小偷,便可换取狱中生活解决温饱呢?)


这些新鲜的角度,产生了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效果,相信会让很多读者为之一震,但书中也提到了将 “道长” 震住的人,就是彼时将要横空出世的木心。他说在一家书店偶然翻开了《同情中断录》,“作者正是木心,一打开,书的扉页上有一句题词:‘本集十篇,皆为悼文。我曾见的生命,都只是行过,无所谓完成。’一看到这句话我就被震住了,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真是让人震撼。”于是在《我读》里的近40篇书评中,写《哥伦比亚倒影》是梁文道引用原文最多的,因为无需多言,随便摘几句原文就能击中读者,而梁文道就是斜倚栏杆,陪着读者叹一叹,羡一羡,佩服之意昭昭。


那么,为什么要看《我读》这类别人写的书评呢?我的理解是因为知识无法离开人和人的身体独立存在,同样的书,构成了阅读上不同的“人体观”。所以对于读书人,需要读别人眼中的书,进行二人思想的交流和交锋,这的确个有趣的阅读体验,正如英卓读书会创办所带来的意义;而从市场经济角度,在书海无涯里,某些会作传媒的读书人,挑捡出自己认为简利的精髓,造出一艘艘快艇,来满足读者乐读、快读的市场需求,也就带来了如今的知识付费经济,其必要性不言而喻。


有料,专业伦理的要求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对于一个梁文道这样的公众人物,尤其要求有“专业伦理”:你有多少材料,你获得的材料有多大的范围,你说话就要说到多大的范围,不要过分和逾矩。可喜的是道长还是胸中有些料的,又是有传媒策略的,他把内容打碎,专挑你想看爱听的讲给你听。


比如,有名的《沉思录》,书名不叫《沉思录》,也从来没打算要出版,最早的原始稿本,叫做《给自己》。梁文道认为这本书牵扯到斯多葛派的一个修行方法:用写作来修行。


又如,亚当.斯密因《国富论》而家喻户晓,但道长推荐的是另一本哲学派系的书叫《道德情操论》,这本书奠定了亚当.斯密哲学家的地位,而《国富论》说的是经济人,《道德情操论》说的是道德人,跨界的两本书仍然有着紧密的关联。


在讲到女性作者和作品时,《我读》选取了女性主义题材的《洁净与危险》,谈到女爵士玛丽.道格拉斯万象的“肮脏观”;还有唐娜·哈拉维《类人猿、赛博格和女人》,其中有句作者名言“宁愿成为赛博格(cyborg,半机械人)而不是女神”。


这些书,都是少有人问津的小众书籍,却也是该领域的经典,推荐出来很有意义。也有可惜,很多书国内无法买到,例如当今世上最博学的三个人文学者之一乔治·史坦纳的《大师与门徒》。


选书,抛几个飞吻先


《读库》在编撰时奉行“三有三不”原则:有趣、有料、有种和不惜成本、不计篇幅、不留遗憾。这点精神是很多好作家秉持的写作精神:想象一下,当他们坐在书桌前,将神经如同激光束一般集于一点,动用想象力,从‘无’的地平线上催生出故事来,最后凝结成一本书,在这样的过程中,作者因为脑袋或心中不断膨胀的呼喊,通过文字传达出去,读者因为脑


袋或者内心不断萎缩和干瘪,通过阅读将作者的呼喊吸入体内,彼此之间完成了一次意识形态层面的呼吸,一次两个个体生命之间的连接。


遗憾的是很多人读书不加选择,不求深思,只求一个读书的姿态。就如同看一本本的“即冲速溶书”,看书就像冲速溶咖啡一般,用开水把粉末调了,喝下去就行了,咖啡因的刺激在,但不好的植脂末也是被一并喝了下去,长期势必影响精神健康。


在翻看《我读》的过程中,一直猜测最后一篇要讲的是哪本?道长用《嘘嘘嗯嗯屁屁》这本,其中还引用了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出自莫扎特给表妹的一封信作为了结尾,着实的挑战了我想象力的边界,瞠目结舌,印象深刻。我不赘言复述,留给大家点想象的空间。


最后,给《我读》里诸多提到,我却没看过的书抛个飞吻先,加到书单里,留着慢慢的享受它们。比如丹尼尔.凯曼《丈量世界》、查尔斯.兰姆《伊利亚随笔选》、董启章《天工开物.栩栩如真》……人有多少种,书就有多少种,世界多复杂,书就有多复杂,其广大之极,足可让一个又一个人沦陷。






让我们在英卓遇见,enjoy生命!

本篇图文由“Enjoy英卓读书会”编辑制作,

版权所有,转载请与本微信号后台联系。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